农牧物流行业迎来“拐点”,但依然有三道问题要解
2020年09月14日 05:38

2020年,国内物流战争愈演愈烈,并且战火正在往垂直细分领域蔓延。

 

聚焦新零售的同城配送玩家,纷纷喊出了1小时达、30分钟达的口号;传统电商物流在扩大次日达、当日达的覆盖城市外,越来越注重下沉市场的扩张,纷纷在配送效率上继续加码。

 

受疫情影响的外卖配送,开始在无接触配送、无人配送上发力;而与社会民生、人们餐桌安全息息相关的农牧运输,也在酝酿转型升级。除了配送效率外,它们还需要在安全上进行升级。

 

最近中国畜牧业协会物流分会上,农牧物流行业标准被制定,行业发展也迎来了一个重要拐点。

 

“无脑跑腿”的农牧物流已经不够看了

 

农牧物流行业突然提速升级并不意外。

 

一方面,据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公布的2019年物流运行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社会物流总额达到298.0万亿元,同比增长5.9%。与同期GDP相比,社会物流总额增速连续多年低于GDP增速。这意味当前经济增长方式需要从物化劳动,向以技术创新提升服务化的“活劳动”转变。

 

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现代农牧物流行业尚处于野蛮生长的初级阶段。缺乏统一的行业标准,也让农牧物流的现代化发展难以形成合力,需要“行业标准”这一“行业大脑”。

 

另一方面,2020年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对经济全球化的冲击,叠加非洲猪瘟等事件,加速了国家和人们对食品安全的重视。在过去的2020国家两会议题中,“生物安全”更是被上升到国家战略高度,而农牧运输就是保障”菜篮子“安全的重要一环。

 

相比普通物流,农牧物流承载着更高、更严的生物安全要求,与工业的物流链供应不同,农牧物流供应链中的每个环节都是动态的。尤其是活体禽畜等产品的病菌感染等问题更常见,在运输过程中更易受到外部污染。这是农牧物流企业现在要解决的一个难题——在守好饲养源头的同时,如何在流程中把控畜牧产品的安全,因此农牧物流需要技术创新的“智慧大脑”。

 

今年以来,受新冠疫情影响,全球供应链被“疫情”阻隔,常规农牧产品运输面临挑战。以生猪行业为例,近期健安物流在疫情下完成了2020年首次国外引种,从法国引进了1020头法国曾祖代种猪,并经过45天隔离检疫期后投入养殖。在此过程中,如何在引进和转运过程中让种猪“隔离”、避免“水土不服”等,除了考验专业的物流经验和能力之外,它还需要配备价值数百万元的恒温恒湿、高端智能的专业种猪车辆。

 

这种情况在国内疫情期间同样如此。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通过普通货车运输生猪存在极大的安全隐患,健安物流通过“四位一体”农牧运输生物安全防护体系,能够在连接安全链上的”人、车、厂、货”四个环节进行全流程管控,为农牧运输安全提供信息化可追溯的保障,在疫情期间提供了稳定的运力。

 

可见,不管是行业发展需要从“跑腿劳力”升级为“智慧运输”,还是从保障疫情等特殊环境下农牧产品运输安全考虑,单纯“无脑跑腿”的农牧物流已经不够看了,行业需要更加专业和智慧的标准化、智能化升级。

 

农牧物流转型升级,什么才是行业“最优解”?

毋庸置疑,农牧物流转型升级势在必行。那么什么才是行业的“最优解”?结合行业发展情况和此次大会内容,响铃认为需要从以下方面入手。

 

先修路,统一行业标准

标准化是每个行业走向成熟的标准。行业标准的设定有几大好处:

 

一是有效规避竞争,淘汰不符合标准的企业,提高行业门槛,提升整个行业的美誉度;

 

二是带来科学管理,降本增效,找到行业最佳秩序;

 

三是在科研、生产和应用三者之间搭建桥梁,新技术被纳入标准后就能快速推广,促进行业技术进步。

 

目前中国农牧物流行业的现状是,市场规模大、潜力大,但是行业玩家分散,小玩家居多,尚未形成统一的行业标准。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报告数据显示,预计2020年中国农产品物流总额将突破4万亿元,并在2023年预计将达到了4.53万亿元左右,从20192023年均复合增长率约为4.08%。可见,中国农牧物流市场规模以及增长潜力很大。

 

 

 

(数据来源:前瞻产业研究院)

 

但是,目前中国农牧运输市场主要由养殖企业的自营物流、个体、小型货运公司以及健安物流等组成。其中大玩家只有健安物流一个,占据了71%的市场份额,其它个体、小型货运以及养殖企业自营等“大多数”,仍处在“单打独斗”的野蛮生长状态。

 

因此,农牧物流行业亟需一个统一的行业标准,借由行业龙头企业的“头雁”作用,形成整个行业的“雁阵效应”,提升整个行业的美誉度和现代化发展速度。这是每个行业走向成熟的必由之路和基础。

 

后建站,助推产业集群

如果把农牧物流的现代化转型升级比作城市的公交出行建设,那么建立统一的行业标准就好比修路。中国农牧产业规模巨大、辐射广泛,这给农牧物流行业升级带来了挑战,因此还需要尽量建立一些大站点——产业集群。这就好比设立公交站点,提升公交出行效率一样。

 

随便举一个例子,目前市场上具备全封闭和通风系统的农牧运输车辆总数不到1万辆,而整体市场需求为350万辆左右,市场缺口极大。

 

再飙车,加速科技赋能

路修好后,站点也有了,车速和安全就成了关键。这就需要用高科技智能化和数字化技术来为整个农牧物流行业赋能。具体又包括专业运输设备升级、大数据平台建设等方面。

 

很多农牧物流使用的设施设备和运输工具都具有专属性,但很多运输企业依然依靠老旧的普通物流车在做,专业度和承担风险能力不足。如果进行科技赋能升级后就能够应对更多风险。

 

以能够全程采集车辆行驶状态、疫病指标、禽畜健康状态、车辆消杀等信息的新型物流车为例,在疫情期间就凭借“黑匣子”技术与健安农牧智慧物流大数据平台联动,实现对运输全流程以人、厂、货、车等全连接点的把关。在疫情最严峻的时期,发出3600多台运输车辆,运送饲料28万吨,生猪218万头,为全国27个省级行政区域的畜禽养殖平稳复产,提供了坚实保障。

 

总而言之,通过行业龙头企业发挥“头雁”作用,输出优势技术和经验,叠加建立行业统一标准、加速产业集群化和行业科技化赋能,是目前农牧物流行业发展的一个“最优解”。

 

行业标准落地后,仍要思考这几个问题

农牧物流行业标准的建立,对整个行业来说都是一个新起点,也是一个拐点。对身处其中的上下游企业来说,这是一个新的开始,也有几个新问题需要思考。

 

农牧物流的商业本质是什么?

不同于工业品物流,中国现代农牧物流面临的最重要问题,就是运输过程中因为损耗带来的各种问题。比如近年来,随着消费者对购买农产品的新鲜程度越来越重视,农牧物流运输时效成了基础需求,“保鲜需求”则变得越来越重要。再比如运输环境恶劣,导致活禽活畜染病、死亡等都可能造成重大损失。

 

也意味着农牧物流最重要的作用就是“保值”,只有让货品在运输途中“保值”,才能实现农牧产品的价值和使用价值在经由运输时空转换之后实现“增值”。这就意味着农牧物流拥有更高的技术要求,无论是运输设备的智能化程度还是运输平台的大数据能力都显得至关重要,农牧物流是个高门槛的活。

 

选择第三方物流还是自建物流?

既然农牧物流长期来看是个高技术门槛和高投入的活,那么摆在有相关需求的企业必须面临一个选择——选择第三方物流还是自建物流?

 

养殖企业自建物流,优势在于可以集养殖、运输一体化,能够实现产业协同,丰富产业结构,并且更好掌控整个运输过程。缺点在于投入成本太高,需要专业车辆,专业的生物安全管控体系以及专业的人才等。

 

选择第三方物流的优势是以相对较低的成本,快速获取成熟供应链和生物安全防护体系,且物流运输成本稳定可见。值得担忧的地方在于,市场上很多个体、小型运输公司在货品安全和运送时间上很不可控,货品丢失、死亡等情况时有发生,影响企业收益。

 

具体如何选择需要养殖企业“因地制宜”。不过若选择第三方企业,像健安等能通过大数据平台和智能物流车掌控运输全过程,无疑是个不错的选择。

 

农牧物流企业的下一站是什么?

除养殖企业外,随着行业标准制定和转型升级,竞争会越来越激烈,一部分中小玩家可能面临被淘汰的困境,那么农牧物流企业接下来要怎么选择?

 

对活下来的企业来说,放在其面前的有两条路,要么做“深”,要么做“宽”。

 

深是指专注农牧物流,深挖技术护城河和做大垂直市场份额。而做“宽”则是通过农牧物流往上下游端延伸,若能两方面兼顾,无疑更佳。

 

健安物流走的就是两者皆顾的路子,其一方面布局智慧云养殖、农牧智慧物流、数字化供应链等打造农牧全产业链闭环链条。另一方面利用大数据通过物联网与AI智能算法的融合,深挖技术“护城河”,提升农牧物流市场份额。这也是最受资本市场欢迎的,7月份,健安物流获得数千万元融资就是佐证。

 

总之,就像海尔创始人张瑞敏说的,只有时代的企业,没有成功的企业,企业所有的成功只不过是踏准了时代的节拍。

 

如今,农牧物流行业协会成立以及行业标准的制定意味该行业正迎来一个高速发展的新起点,如何踏准这一时代的节拍,获取成功,则是该赛道当下所有企业需要思考的问题。

 

36kr